• 首页
  • 专题
  • 文化
  • 旅游
  • 教育
  • 健康
  • 图片
  • 公益
  • 日报
  • 晚报
  •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2017>>老区建设>>调查研究

    革命老区鹤峰县邬阳乡精准扶贫工作调查

    发布时间:2016-06-02 12:12 来源:本网 作者:张泽洲 浏览:0次
    据今年5月上旬系统维护关闭锁定的数据,全乡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266户、贫困人口3795 据乡村干部反映,上级部门对易地搬迁贫困户的建房面积规定:1人1户的,每户40平方米;
    张泽洲 今年3月,州委常委会会议研究老区扶贫开发和老区建设促进会的工作,要求州、县市老促会围绕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抓住重点,搞好调查研究,为党委政府当好参谋助手。带着州委的托咐,4月下旬州、县老区建设促进会调研组到鹤峰县邬阳乡,通过与乡、村干部和企业负责人座谈,到贫困村走访,与基层党员、群众座谈,查阅有关资料等,对该乡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州关于加大脱贫攻坚力度,以扶持困难群体和集中解决突出问题为重点,实施精准扶贫、脱贫的情况进行调查研究,现报告如下。 大山深处的老区乡 鹤峰县邬阳乡与巴东、建始、五峰连界,是鸦片战争中坚守虎门沙角炮台与英军激战,父子同时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陈连升、陈长鹏的故乡;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领导贫苦群众闹革命的老区。1928年底,贺龙率领为数不多的工农革命军队伍来到这里,将中共施鹤特委已深入内部工作,以陈年振、陈宗瑜父子为首领的邬阳关“神兵”收编,壮大了革命武装力量。接着从这里出发,一举攻占鹤峰县城,活捉了国民党的县长,宣布成立湘鄂边最早的县苏维埃政权。此后贺龙率领红军多次转战邬阳关,在这里休整、扩充革命队伍。中共湘鄂西前敌委员会、工农革命军军部、红三军军部等曾设在这里。军事家、曾任红六军军长、红九师师长的著名红军指挥员段德昌,遭夏曦执行王明“左倾”路线的诬陷,1933年3月被囚禁在邬阳关陈家棚一农户家,后转移至金果坪关押,惨遭杀害。从这里走出了陈年振、陈宗瑜等一批红军指挥员和著名烈士,数百名青年农民参加红军,大多数在战斗中英勇牺牲。邬阳老区为革命胜利作出了重大牺牲和贡献。 邬阳乡是恩施州39个重点老区乡镇之一,现有16个行政村、148个村民小组,2015年末全乡5460户,15685人。由于地处边远、山高谷深、人户分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加之土地贫瘠,易受干旱、暴雨、风雹等自然灾害,群众的收入增长缓慢,贫困人口所占比例较大,脱贫的难度大。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州、县一直把邬阳乡作为扶贫开发的重点,加快了脱贫的进程。 持续扶贫开发夯实脱贫基础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修建进入邬阳乡境内的公路,80年代初期修通至乡政府所在地的简易公路,80年代中期修通贯穿乡境的巴鹤公路,交通闭塞的状况开始改变。进入新世纪以来,党和政府对贫困地区和革命老区持续实施扶贫开发,州、县将邬阳乡列入重点扶贫的“思源回报工程”,各级、各部门大力加强该乡交通、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基地建设,全乡干部群众弘扬老区精神,锲而不舍,艰苦创业。特别是近几年来,省、州、县及部门、单位、企业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使邬阳老区加快脱贫发展步伐,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 一、从基础设施建设看:全乡16个行政村和121个村民小组通了公路,共建成通村、通组公路492公里,100%的行政村、82%的村民小组通了公路,其中路面硬化137.5公里,占28%。本乡企业经营户和村民拥有各种机动车辆1392辆,其中轿车102辆、小客车80辆、中型货车36辆、小型货车55辆、小三轮农用车506辆、摩托车613辆,极大地改善了交通运输条件。农村电网经过几轮改造,各村、组、农户都用上了电压稳定的电能。无线和有线电视信号全覆盖12个村,只有凤凰、郭家、杉树、龚家垭4个村的部分农户电视信号未覆盖。电话通讯信号覆盖95%以上的农户,90%以上农户有手机,其中50%以上的农民持有智能手机。80%以上的农户饮水不再困难。 二、从产业发展看:全乡已有骑龙茶业有限公司、金阳特色农产品有限责任公司两家龙头企业和33家经营种植、养殖、农产品加工的专业合作社。茶园面积发展到16830亩,人均1.2亩,茶叶年产值1亿元以上,为农民提供收入7000万元左右,成为农民收入的支柱产业之一。养殖业稳定发展,以生猪、山羊、家禽为主的畜牧业,年纯收入可达到1780万元。依托国家退耕还林、生态公益林补偿等扶持政策发展林果、木本药材、漆树、银杏等经济林,杉树等用材林;发展烟叶、蔬菜、药材等受益来得快的产业。全乡生态环境良好,森林覆盖率75%以上。 三、从农民收入水平看:2014年全乡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504元,2015年增加到7806元,只比全州平均值7969元低163元。据2015年7月统计,全乡外出务工人员4096人,每年务工收入可达12000万元。据初步统计,国家强农惠农政策仅退耕还林补助,农资综合补贴,油菜、玉米、水稻良种补贴,粮食直补这6项就使全乡农户每年得到补助资金210.93万元。 四、从减少贫困户和贫困人口看:2013年底全乡建档立卡贫困户2376户、7544人。经过甄别,按“三进五出”标准和“进出相宜”原则,确定建档立卡贫困户2438户、7495人。通过2014—2015两年的精准扶贫,已减少贫困户1178户、贫困人口3732人。据今年5月上旬系统维护关闭锁定的数据,全乡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266户、贫困人口3795 人,2016年预脱贫751户、2273人;2017年预脱贫515户、1522人。 推进“五大战役” 合力攻坚脱贫 今年以来,邬阳乡党委、政府根据州、县的安排部署,在巩固前几年扶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对尚未脱贫的对象精准施策,狠抓各项扶贫政策和措施对接落地,合力推进“五大战役”。 1、推进产业脱贫持久战,增强贫困户的“造血”功能。一是转换、新建有机茶基地,夯实茶叶产业的基础,发挥有机茶生产优势,稳定提高茶农收入。骑龙茶业有限公司、金阳特色农产品有限责任公司两家“龙头”企业,发挥产业发展引领作用,突出“富硒”、“有机”两大特色,以“公司+专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已转换茶园5000亩(将老茶园改造为不施化肥、不施农药的有机茶园),新发展有机茶园6000亩,直接覆盖12个村的1346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茶叶成为全乡覆盖面最大、收入逐年增幅最大的产业。骑龙茶业有限公司把产业发展与扶贫攻坚紧密结合,大力支持贫困户建造有机茶园,与他们结成利益共同体。2013年开始新建有机茶基地,3年多来在7个村(其中3个贫困村)转换老茶园4000亩,新建有机茶园3600亩,每亩每年扶持专用有机肥料100公斤,共安装太阳能杀虫灯65盏,交流电杀虫灯300盏,粘虫板12万张,新建茶园公路5公里,在茶园周边栽植桂花树10万株,开展技术培训等,总共扶持资金430万元。2015年骑龙公司茶叶销售收入5100万元,付农户鲜叶收购现金1700万元,今年预计销售收入7000万元,付农户现金2500万元。二是大力发展养殖业。农户养猪发展到13500头,山羊2590只,养蜂1100群,养鸡6700羽,养殖业覆盖建档立卡贫困户2166户。三是依托退耕还林、生态林补偿等政策,发展林果、中药材、生漆等林业产业。新发展漆林1200亩、木本药材1200亩。四是发挥市场主体的帮带作用。全乡以种植、养殖、农产品加工为主的33家专业合作社投入扶贫攻坚,覆盖1216户贫困户,有11个专业合作社与659户贫困户签订了帮扶脱贫协议,并申请、落实金融贷款314万元,还有170万元贷款正在落实中。 2、推进易地搬迁脱贫攻坚战,改变贫困户的居住环境。经过政策宣传、引导发动,坚持自愿原则,由贫困户申请、与村委会签订协议书实施易地搬迁。2016年全乡拟搬迁贫困户505户、1481人。现正由乡领导干部牵头,组织国土、规划、林站、水利、公路、供电等部门负责人,对各村申报的21个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进行现场踏勘,科学选址、规划,按照“修新房,建新村”的要求,拟定在湾潭河、高峰、小园中心村、百鸟坪、栗子坪、石龙寨特色产业园、三元河生态旅游区和邬阳福利院等8处,安置搬迁贫困户371户、1063人,其它各村安置搬迁131户、418人。目前正进一步宣传政策,登记造册,逐户落实自筹资金和扶持资金,推进这项工程稳步实施。 3、推进生态补偿脱贫保卫战,以绿水青山赚金山银山。邬阳乡的特色农产品市场竞争优势得益于良好的生态环境;发展山水风光旅游、乡村休闲旅游和红色文化旅游也具有很大潜力。今年实施退耕还林3017亩,建档立卡贫困户受益645户,新造杉树林600亩。全乡已累计建造、保护生态公益林17万亩。对涉及木林子国家自然保护区生态移民的百鸟坪、栗子坪等8个村的287户、813人进行了入户调查登记。 4、推进社会保障兜底防御战,织牢托底救助安全网。2015年对全乡的特困户179户、317人纳入政府兜底保障对象,至今已完成特困对象的筛选及查漏补缺工作,严格执行省、州、县出台的政策标准,将提高农村低保和五保对象的补助,确保每人每年的生活费达到扶贫标准以上。今年以来,乡民政办与相关部门沟通协调,开展大病救助20人次,救助资金7.9万元;开展临时救助65人次,发放救助资金6.96万元。3月,乡政府与恩施慧医眼科医院联合开展了“复明工程”扶贫活动,全乡640人次接受检查,查出患者320人,有36人已接受免费治疗。 5、推进教育扶贫阵地战,扶贫与扶智治愚相结合。积极推进“雨露计划”、“两免一补”等教育扶贫项目的落实,完成对建档立卡贫困户2016年度在校675名学生的核查工作,其中幼儿园儿童36名、小学生227名、初中生128名、高中生152名、中职学生10名、高职学生24名、大专以上学生98名。审批贫困大学生就业创业贷款23人次,开展创业技能培训6次,动员社会捐资助学,资助贫困家庭在校大学生17名。还注重在贫困村培养产业发展带头人,带动一方的产业发展。 在邬阳乡,我们感受到“千方百计、全力以赴”扶贫攻坚的浓厚氛围。县直部门对口帮扶的力度大,责任心强;每位乡干部都承担有“五大战役”的具体职责和帮扶脱贫的贫困户,对按州、县要求实现2017年全乡脱贫充满信心;村干部工作认真负责,及时完成布置的工任务,每人都分头帮扶一批贫困户,到家中、到田块指导他们搞好种植、养殖业,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困难。骑龙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国担任公司精准扶贫工作组长,公司以每人每月付工资1200元,聘用8名曾长期担任村干部、在群众中有威信的老党员,作为派驻8个有机茶基地村和扶贫村的责任人,主要任务是指导农户按公司要求管理茶园、组织实施各项工程、发放扶持物资和帮扶贫困户。这8个村中有4个是贫困村,通过发展茶叶产业扶持贫困户811户,其中公司驻村责任人实行“一帮一”的贫困户110户。在座谈中8位驻村责任人对帮扶对象的情况、帮扶措施、收入多少都了如指掌。栗子村3组村民伍玉莲,丈夫早年出外打工中不幸亡故,儿子在鹤峰一中读书,她只养了1只羊、两头猪。去年公司扶持她1000元,帮扶责任人丁泽华为她再买了两只羊和一头母猪,这样她不仅能增加收入,还能得到2000元的政策补助。公司又扶持她400斤有机肥,提供4000株茶苗,使她转换2亩老茶园、发展1亩新茶园。小园村5组村民蔡宏召,家有5口人,母亲患癌症,两个孩子读书,负债3万多元。在公司驻村责任人陈金甫的帮助下,他家转换老茶园4亩,新造有机茶园3亩,今年春茶出售鲜叶收入14000元,全年茶叶收入可得27000元以上。 需要重视和研究的几个问题 在调查、座谈、走访中,乡村干部和贫困户反映了一些意见和要求,我们认为有几个问题需要重视和研究,妥善解决。 1、关于易地搬迁贫困户建房面积问题。据乡村干部反映,上级部门对易地搬迁贫困户的建房面积规定:1人1户的,每户40平方米;2人及2人以上的,每户每人25平方米;6人和6人以上的,每户不能超过125平方米。乡村干部对搬迁贫困户调查反馈的意见,多数户认为一律按这个标准与农村生活实际需要不相适应。如一个4口之家,住房面积只有100平方米,至少要2—3间卧室,还要厨房、烤火和进餐的地方,没有空间放置收获的农产品和生产工具等。如果以后结婚、生孩子增加了人口更住不下,又会成为新的住房困难户。我们建议在扶持政策不变的前提下,根据搬迁户家庭人口结构适当有所区别,增加的建房投资由房主承担,既解决现实困难又兼顾长远利益。 2、一部分贫困村产业发展的问题。高峰村海拔1300米以上,10个村民小组、354户、1241人,600多个劳动力,外出务工240多人。耕地面积3740亩,现有产业除粮食生产外,有近300亩烟叶和贝母、天麻、独活等200多亩药材,再就是大蒜、辣椒等蔬菜。烟叶、药材大部分贫困户没有种植,大蒜、辣椒和魔芋部分贫困户种了一些,但面积不大,商品量少;栽了一批漆树、核桃,还没有进入收益期。这个村靠发展产业脱贫的对象脱贫难度还很大。三元村7个村民小组、140户、542人,目前产业扶贫的措施主要是享受扶贫政策给予的补贴,养猪每头补助200元,养母猪每头补助1000元,养羊3头以上每头补助200元,养蜂每桶补助100元,造林(杉树)每亩补助500元。通过扶持发展了樱桃、葡萄、猕猴桃120亩,短期还不能受益。这个村气候条件和山坡地适宜发展茶叶,现在交通比较方便,茶园还只有零星的50亩,应引导和组织农户发展有机茶园,形成优势明显、效益较高、收入稳定的产业。上世纪80—90年代邬阳乡大力发展板栗,全乡板栗林曾达到2万余亩,由于缺乏防治病虫害的技术和板栗不易保存等原因,使这一产业没能发挥应有的经济效益。板栗的病虫害防治和适当期限保存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板栗生产投入较少,且早已成林,我们建议重拾板栗产业,如能管好1万亩,每亩年收入500元,一年也可为农户增收500万元。 3、对不勤劳致贫的贫困户如何因人施策的问题。各个村的贫困户中都有少数不勤劳致贫的,他们有劳动能力,也不缺生产门路,就因不勤劳而长期生活贫困。高峰村的干部举了一户为例,这户有5口人,两位老人年老体衰,只能做些轻微农活了,3个儿子都是30多岁的汉子,游手好闲,只偶尔打点零工,因为不勤劳而贫穷,至今都没有结婚。有一次村干部安排其中1人把往他们自己家引水的水管填埋一下,每填埋1米长付1元工资,他只挖了几锄就不搞了。高峰村属这一类的贫困户有近20户,基层干部感到最棘手。对这类贫困户不能歧视不管,应因人施策,由党员、干部或同他们比较亲近的人结对帮扶,教育他们要通过自己勤劳摆脱贫困,帮助他们学习劳动技能,或发展一门产业,或进企业务工,对他们生产中的困难给予扶持,取得了成效给予适当鼓励。 4、“三留守”家庭和农村光棍汉的问题。这已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越是贫困的村、组这个问题越突出。据2015年7月统计,全乡有“三留守”(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752人,这些家庭中,在外打工能挣到钱、对家庭关爱的,一般生活不困难,只是遇到生病或灾害、事故时需要帮助;在外打工没挣到多少钱,或对家庭不负责任的,“三留守”不仅生活困难,精神上也痛苦,对这类家庭应纳入扶贫对象。据高峰村干部反映,全村35岁—60岁没有结过婚的光棍汉有50多人。三元村2008年我们调查时有20多个40岁以上的男子汉找不到对象,这次我们问老支书,他说这些人还是光棍汉,又新增了一批大龄光棍汉。究其原因还是出于贫困。这些村的女青年多数外出打工或嫁到条件较好的地方去了,而这批大龄男子缺文化、缺技术或不勤劳,家境贫困,一年年老去,结婚成家成了老大难。在农村脱贫、实现小康中,这个问题是一个绕不开的难题。 恩施州老区建设促进会调研组 鹤峰县老区建设促进会调研组

    优发娱乐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优发娱乐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